诗行汀江绿道

来源:原创作者:◎孟丰敏

月光似的秋日,淡淡的光芒走出树影,走出小巷,漫无目的地在汀江上游荡着,穿过了潭头大桥,又过了红色古韵带,但这已不是夏日火龙果的丰收季节。曾经,它放眼望去,夏天火焰般的火龙果在汀江畔的枝头,绽放出夺目的艳丽光芒。到了初秋,汀江畔,一派姹紫嫣红的紫薇花、紫藤花、三角梅,以热情的花语招徕着游人。这仿佛是上杭客家人热情、好客的性格,秋日的阳光也自叹不如,继续前行。

我追随着阳光的脚步前进。而这孩子般的阳光想去哪里呢?我怀疑,它想永葆童子之心,将信仰奉献给河流,一路毫不吝啬地播撒出爱的光芒。它在水西大桥前放开了怀抱,扑向了一座白色的望江塔。这座塔始建于1651年。三百多年间,闽粤赣以及数十县的商旅行人的船只在汀江上络绎不绝,能没有迷失方向,依靠的便是这座塔。它不仅见证了红四军攻打铁上杭的历史,也见证了上杭的繁荣景象。谁知,所有美轮美奂的样子,还要经得起风雨的羞辱和岁月的洗刷。阳光因此深情地拥抱着望江塔,为它的白色外表刷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芒,仿佛这是一句天长地久的誓言。

RRRR.JPG


望着金灿灿的秋日汀江,多想听汀江的故事。其实汀江又名“鄞江”,因天下水往东流,唯有汀江往南流,南在八卦中属“丁”位,“丁”与“水”合为汀。“鄞江”便更名汀江。汀江是客家母亲河,总长260公里。上杭境内的汀江长度是105公里,可谓汀江航道的黄金水段。这条黄金水段沿岸闪耀着上杭客家文化的光芒,于是,一条延绵105公里的汀江绿道修建好了。自然风光、人文历史、休闲娱乐绕着汀江绿道绘成一幅长卷水彩画。201910月,美丽的汀江绿道顺利通过龙岩市文旅局3A景区评定验收。

上杭县的汀江绿道主要利用汀江沿岸缓冲带,来塑造城市内部的开放空间,同时以上杭绿道为纽带,构建迎山接水通廊,从而打造“一江、四带、十二景、二十二站”的慢行系统结构。即整个绿道以穿过上杭县城的“汀江”为主脉。四带指的是上杭绿道共分为4个文化带。它开启了汀江沿岸的自然风光之旅。十二景是汀江绿道沿线串联了新“杭川十景”中的“五景”及汀江两岸七处重要景点。上杭全县有22个乡镇,所以建了22个驿站,其中一期规划建设 2个一级驿站,4个二级驿站及9个三级驿站,二期规划建设7个驿站。这么用心打造的沿江风景工程,让外地来的游客可以绕着汀江绿道便了解了上杭的风景和人文历史。

虽是秋日,农田里却稻香弥漫,我携一身馨香,写一卷上杭的唐诗宋词,在这暮秋的江天丽影中,看汀江中的大刺鳅、厚唇鱼、白甲鱼等珍稀鱼类在阳光的心底游弋,那是水花载不动的甜蜜跳跃,那是一串串梦寐似的诗行。这白日底下的浪漫何止是一江秋水,而是汀江绿道上的花草——1公里粉黛乱子草、2公里炮仗花、3公里格桑花、4公里矮化美人蕉、5公里紫藤花、6公里三角梅。

一步一层花海,在春秋的发呆季节,坐在颜色的海洋里,膝上摊一卷书,怔怔一段时光,把不生春愁和秋思的人也感染了一种文艺病——去寻找美。风是微醺的,仿佛感染了相思病,在东摇西摆中,吹松了无云的天空。而此刻最美的却是汀江畔的黄昏里,偶遇一只穿过临江楼前、阳明门外的独木舟。它云烟似的轻轻划过、滑过……多情的阳光便不能自已地撒落了一片恋恋的粼粼波光,在汀江河上。有些上杭人便回忆起多少年前的十七岁,汀江上的女生是云雀,天空的白云却是天鹅,海盗版的爱情在鹅卵石的步道上,或河床上痴痴地笑着青春的懵懂无知。

那时的汀江边没有粉黛乱子草,没有炮仗花、格桑花、紫藤花,更没有任何浪漫……

如今,他们艳羡着21世纪的青年坐在粉色的海洋里,只要为女友美拍一张,就能一照定终生。他们打了一个恨恨的喷嚏,一枝三角梅踮起了脚尖,远眺着水幕电影。那是20世纪的人无法想象的,银河落九天发生在了夜晚,就在汀江绿道上,就在眼前。望穿的秋水也是汀江,而那些仙女在水幕电影里飘忽而去,又越过时空翩翩而来。恋人们伸着长长的臂膀拥抱着汀江绿道上的爱情。

夜,真的深了,拉上女友漫步在彩虹似的时光隧道中,这里一百万人闻过的空气也忽然变得与众不同了。这样的浪漫呢,这样的风景呢,就在音乐喷泉附近。老人们不想回家了,看看、逛逛汀江绿道上的的沿线杭川十景——七峰拥翠、三折回澜、长坝乐耕、驷马樵歌、罗星伴月等如翡翠、白钻石、红玛瑙、绿松石、黄蜜蜡镶嵌着汀江,宛若一圈璎珞。

百姓故事报(第一百期)_001.JPG


时光如此美好,我却不知不觉醉入了中年的梦里,依旧迷信着美,信仰般崇敬着世界上所有的美和诗。尤其这样的夜晚,我如何能独自享受美好呢?于是,我邀约采风团的作家们一起坐上观光车,钻进了时光隧道。导游介绍:“时光隧道是利用旧桥打造的一处休闲、舒适、安宁的景观节点。以中式窗花为外形,以拱门为造型。大家可以看到,灯光的明暗追逐、颜色的交替变化,能给人以时空穿梭的感觉,让整个张滩旧桥充满温馨、浪漫的氛围。这座桥总长有365米,寓意着一年的365天,每当你穿过一次就年轻一岁;这里有16个拱门,取谐音是一路高升的意思。”

这七彩霓虹灯精心编织的时光隧道,恍如一个梦的世界。它们时刻变幻着几十种色彩,领着我们作家想起了童年的色彩,又怀念起青春对美的渴求,勾起中老年的怀旧情绪。我从不拒绝美的诱惑,也不拒绝美的告白,像此刻,我把自己融进美的夜色里,从姜白石的词韵中寻找最美的韵脚,为它填一阙爱。我对这月色说,额,我的美的恋人,你一只手搭着星星,一只手搭着我的肩,你是翩翩的婵娟,你是袅袅的小情人,撩着最美的夜色,为热恋的人儿吹动了爱的船帆,为失恋的可怜人抚平爱的忧伤。额,汀江绿道的美呀,不论白天还是夜晚,我们都想为你写下一首最热烈的情歌。

是的,白天,我曾去过阳明门。那是为了纪念明代著名哲学家王阳明在上杭架设浮桥的功绩而得名。曾经,毛泽东与朱德在阳明门外促膝长谈,下棋对弈。如今,榕树下还保留着当年的石桌、石凳,见证了两位伟人深厚的革命情谊。

它们也曾见证过我的一份友情。那是十年前,阳明门外的大榕树枝繁叶茂,我和作家郭鹰、练建安一起坐在岸边的石椅上闲聊文学人生的美好。十年后,百度图库里依然存有我们三个当年在此的合影,然而见证我们友谊的大榕树不再是当年的那棵。十年弹指一挥间,我们热爱文学的情怀不变,我们在阳明门外的心情也不变,但我们对这风景的爱却更深了。

我喜欢唱歌,上杭山歌是客家文化之一,向来以浓厚的乡土气息为主要特点,赢得了“山歌之乡”的美誉,山歌也成为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此次到来没有机会听到他们的歌声,但站在开阔的田园间,重新熟悉农耕景象,仿佛听见了山歌回荡在农田的上空。一阵阵的稻浪香,充满了几公里的丰盛,是农耕时代最迷人、最令工业时代人怀想之处。我不禁为这汀江绿道的整体规划设计点赞。

如果有一滴翡翠落在了大地上,它会是什么模样?你踏苇而来,和美同在,和爱同在。在上杭,在上杭,我是汀江绿道上的诗人。



下一篇:  上杭摄影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