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来源:原创作者:饶志成

我出生在上祖留下的老屋里。村里人称老屋为“上寨”,据说上祖当年在广州经商,赚到钱后,便想盖个比较象样的房子,当盖到一半时,雇来的工匠得知当初的上祖出身贫穷,担心拿不到工钱,嘴里又不好明说,便有意怠工,上祖看在眼里,也不好意思明说。

这天,阳光明媚,上祖叫了一个年轻力壮的工匠,交给他一条非常结实的扁担,说“来,我抱谷笪,你帮我把这两箩筐的银子挑到坪下晒晒太阳,好久没用,都快发霉了。”青年工匠挑着一担银子,摇摇晃晃,从屋里挑到门坪,不长的距离,己累得气喘吁吁。上祖用竹笆扒开凉晒好银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两箩筐的白花花的银子,凉晒在门坪两条谷笪上。耀眼的银光使人睁不开眼,工匠们目瞪口呆,见东家不当一回事,头也不回地走了,猜测东家在短时间内不会回,便一哄而上,将银子抢了个精光。上祖回来后,似乎忘了有晒银子这回事,只是看到工匠们干劲冲天,干得热火朝天。如此几年,才盖完了“上寨”的老屋。

老屋倚山而建,中间是公厅,用来做红白喜事、开会议事的场所,公厅四周是二层围屋。因围屋的后墙体是承载在石坎上,从里看,是二层;而从外看足有三层高,极象是外国人的成堡,而在我们当地人则称之为“寨”。

上祖立业之初,社会动乱,建“寨”目的,是用于居住和便于自卫。整个“寨”呈方形建筑,有4个门;南北两个门,连着背后的莽莽群山,主要用于撒退,东边有一大门,打开大门,全村风光尽收眼底;左边楼下有一小门,平时一般不用,用杂物堆砌,是一秘密小门。东南边是个三层楼的箭门,底端石坎藏有一秘室,秘室有一秘密通道,直达公厅西南角,该通道平时看来是下水道。只容一人通过。战时,如有敌方发现该通道,如果沿这通道而上的话,出口只要有一个人拿刀守候,纵使有千军万马而来,也是有来无回,这应该是个人造“险关”。有何用途,下面一则短故事可说明一二:

据说,清末民初的一天,在杭永交界处的王寿山上,有一群山匪,在偶然的一个消息中,得知“上寨”的一位商人三叔公从广州带了不少钱财回来,便聚集全山百余人的队伍,前来骚扰。将“上寨”包围起来,叫嚷着拿钱来,否则踏平上寨。三叔公站在剑楼上,故作惊慌,说“好商量,好商量。只是需要等等。”随后隐身不见。山匪等不多时,有点不耐烦了,心想再等下去,如果四周百姓赶来,人多势众,岂不钱财勒索不成,还落个灰溜溜逃走的下场。此时,在剑楼下发现一个小门,推开门,发现一条排水暗道直通上面,山匪想,何不从此上去,出其不意,抓住人质,取得钱财,来个速战速决。

有个曾姓的山匪头目,也算身先士卒,带头从此暗道攀爬而上,爬不多久,到了出口,感觉体力不支,此时恰好有两个凸出的石头抓手,心想,天助我也,只要抓住这个抓手,一跃可出洞口了。想着,便腾出两手,去抓这两个把手;可是,两手刚摸到把手,感觉两手腕被绳子紧紧扣住,随后整个身子便吊了起来,一个毛头小伙,高举大刀,往脖子上砍来,不禁“啊”的一声,心想“我命休矣”,此时,唯一能做的,便是闭起眼晴等死。

片刻,感觉近旁,又是一声惨叫,怎么了,我命还在,慢慢睁眼一看,刚刚紧随身后一起爬来的阿狗,也被吊了起来,毛头小伙子,举刀欲砍,吓得阿狗胆战心惊,惨叫连连。           (饶志成)


上一篇:  “莫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