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卵想”

来源:原创作者:◎周继章

客家人对那些做事不实际、喜空想的人,便规劝道:“莫卵想哪!”,这“卵”就是“蛋”。“蛋想”的故事,各地也有,在上杭的“蛋想”传说是这样的——

从前,有一个瞎子,拄着一根木棍,走到街上,耳边只听叫卖之声,各种小食香气扑鼻,但自己兜里没一文钱,只好闻声兴叹。正苦恼之际,一棍点地,只听得“叮当”一声,似银钱落地。他便蹲下身子寻声摸去;果然,在亭柱脚下摸到一个圆圆扁扁的东西:“咳,真是财喜!”原来果真是个银毫子。“黄金落地外人财”,他便快装进自己的衣袋里,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啦。

瞎子按住装着毫子的衣袋,心里打算:我这毫子可以买几个鸡蛋,这蛋先搭人家的母鸡孵,孵出小母鸡后又会生蛋,一变十,十变百,鸡卖了就买猪,猪大了卖了可买牛,一定要母的,以后又生小牛,三年一胎、五年两档,过几年也就可买田做屋了,咳,那时候,还愁娶不到一个漂亮的老婆吗?哼,俗话道,“有钱使得鬼推磨,我不但要娶,还要讨小哩。”那时候,妻妾争宠,才有意思呢,过几年,还不都给我生个胖小子,那孩子一定听话,哎,也难说;不过,小子若是不听老子话,我就不客气,哼,岂有此理,老子艰苦创业,白手起家,你今身在福中不知福,请尝尝我的厉害吧!想着想着,他勃然大怒,举起手中木棍就打了下去。

忽听面前“当啷”一声,原来是把身边的卖陶瓷的人的砂煲打碎了,主人扭住他的衣襟要他赔,实在推托不开,只好掏出那个银毫子,刚够赔人的砂煲。依旧是身无分文,中午吃饭的钱还得赶紧去向人讨呢,这瞎子做了个白日梦,心里实在不是滋味,还是叹气不断道:“咳,都怪我那小子不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