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伯母陈嫦娥

作者:◎刘世贤

苦   难

       我的伯母陈嫦娥,1927年出生于广东潮州。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占领潮州,伯母家人大多被害。为了生存,才十六岁的伯母被迫背井离乡外出逃难。在福建云霄,居无定所的伯母偶遇了其华大伯,老实的大伯收留了可怜的伯母。两个年轻人惺惺相惜,相依为命,日久生情,结为夫妻。后来大伯将伯母带回闽西客家山村―田背村与父母一起生活。当时我家家徒四壁,无田无地,吃了上顿没下顿,生活相当困难。而伯母是潮州人,根本听不懂客家话,当时的老家人也基本听不懂普通话,人生地不熟,对于伯母来说日常的交流沟通都是一件非常头痛的事情。伯母没有被困难吓倒,而是勇敢面对,不会的就认真学,不懂的就认真看。通过不懈努力,点点滴滴,日积月累,她掌握了基本的生存技能,也终于能说一口带着潮州味的客家话了。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生活正在艰难前行,伯母好不容易适应田背的生活,可其华大伯却突发重病,于1944年去世。那时,大姑已出嫁,我父亲寄养在上都荷珠坑,家里只有9岁的小姑、5岁的四叔和我爷爷奶奶。临终时,看着一贫如洗的家和年幼的弟弟妹妹,大伯恳求伯母:“一定要帮父母亲撑起这个家。”伯母强忍悲痛,含泪点头。虽然跟大伯在一起也就二年不到的时间,又没有生儿育女,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外地媳妇本可以抛弃一切,去追寻更美好的未来。但伯母没有逃避,勇于担当,扶老携幼,担柴做饭,仅仅为了一个承诺,不管岁月的艰辛,用她稚嫩的肩膀独自挑起了一家的重担,为全家带来生活的希望。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穷人翻身当家作主,神州大地百废待兴。伯母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干劲十足,敢想敢干,带领村民学文化,改造低产田。伯母责任心强,重视调查研究,关心群众生活,做事公道正派,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样样事情都走前头,做表率,很快她就从一个普通的农妇成长为建设社会主义事业的骨干力量。

           据《中都镇志》记载,1952年冬天罗田乡陈嫦娥成立了来苏区(中都镇前称)第一个农业互助合作组,带领乡亲们开展互助合作运动;1953年陈嫦娥互助组与傅培志互助组合并成来苏区第一个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曙光社。因工作积极,表现突出,伯母被评为上杭县、龙岩专区劳动模范,并奖励了大水牛一头。今天,大水牛可能不是什么稀罕物品,但是在物资极其匮乏的建国初期,这可是非常重要的生产资料,奖励一头大水牛,绝对是轰动十里八乡的重大新闻!同年3月伯母被推选为罗田乡党支部书记,成为当地群众的带头人、主心骨。

         伯母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一身正气,大公无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党叫干啥就干啥,党叫去哪就去哪,从不挑三拣四,从不拈轻怕重。她先后在龙岩铁山铜矿厂、龙岩轻工业局、龙岩二中当过支部书记;也在上杭县担任过来苏区副区长、劳动局局长、副县长等。无论在哪个岗位,伯母始终将百姓的冷暖放在心上,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她总是讲原则,不逐利,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在位时,她从来不会因为个人的事情跟组织提要求、谈条件,也从来没有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老家的亲戚朋友谋求不当利益。

 

        随着革命工作的需要,伯母的职务也在不断变化,后来她离开了田背,离开了中都,进入上杭县城。60年代,我父亲已成家,四叔也已成年,在亲朋好友的不断劝说下,伯母也组建了新的家庭,并且有了自己的孩子。但她对田背的牵挂却一点都没有减少!逢年过节的,她总会抽空回田背看看,左邻右舍的乡亲们总是亲切地叫着“嫦娥嫂”“嫦娥伯”,伯母也总是开心地应着,东家长西家短地拉拉家常。她没有一点官架子,非常接地气。从公路到家才一小段路,她却要走个十多分钟。而奶奶的房间也经常多出了“人参蜂王浆”之类的营养品和各种好吃的东西。奶奶虽然失去了大儿子,但有如此贴心孝顺的儿媳妇,奶奶也倍感欣慰!

         自我记事以来,母亲与奶奶还偶尔因为生活琐事拌几句嘴,但为人处事雷厉风行的伯母跟奶奶、跟我母亲、跟四婶却似乎从来没见她们吵过架,婆媳之间、妯娌之间总是和睦共处,相敬如宾。伯母作为大嫂,秉承着尊老孝亲、与邻为善的良好家风,为全家树立了榜样。

小时候,能有机会进城,我总是激动得不得了。因为可以坐上汽车,也因为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伯母在县城的家肯定是我们的中转站和加油站。不管乡下来了多少人,伯母总是尽其所能,热情款待,从不嫌弃,从无怨言。饭菜虽然不能与今天的山珍海味相比,但也算美味可口,而且伯母还经常让我们品尝到平时吃不到的东西,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我外出求学及参加工作后,都要路过县城,那时伯母已退休赋闲在家,父亲总交代,一定要去伯母家坐坐。伯母见到我都特别开心,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她常常跟我讲老家的许多往事,特别是多次向我讲述在我家最困难的时候,婆家条件比较好的大姑是如何想方设法给予爷爷奶奶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退休后的伯母总会捎点零花钱给乡下的大姑。钱虽不多,但总表达着她的感激之情。伯母的言传身教,传递着满满的正能量――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伯母是平凡的,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只是任劳任怨,按部就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伯母又是伟大的:她幼年丧父,青年丧夫,晚年丧子,人生三大不幸,她全遇上了,但她坚信,我命由我不由天!不管生活多么困难,伯母都能坚强面对,奋勇向前!也正是千千万万个如伯母一样平凡的人顽强拼搏,百折不挠,传承着良好家风,发扬着光荣传统,中华民族才得以生生不息、源远流长!                     (图文来源《田背风采》)